萨省生活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接送 租房 机票
查看: 72|回复: 0

萨省今日新增2例死亡,里贾纳再现新病例!特鲁多震怒!只因加国军方进驻养老院,调查报告触目惊心!

[复制链接]

343

主题

343

帖子

2329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2329
发表于 2020-5-27 15:54:3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
每日疫情分享



萨省今日新增3例,其中里贾纳地区+2,远北地区+1。同时宣布新增2例死亡病例,其中一个人是80多岁,另一个是60多岁。 因此,全省死亡病例已有10人。


266f1af32267796c6e05a18d0d62f9bc.png

目前全省共有637例已知病例,其中253例来自遥远北部,167例来自萨斯卡通地区,北部地区111例,78例来自里贾纳地区,南部16例,中部地区12例。


eb06e1089107e2f7a5a63c9cae862d33.png

据报道,其中有50起是在医护人员中发生的,但政府表示,感染的来源可能与他们的工作无关。 迄今为止,萨省已经进行了45118次新冠测试。


211a6fd8066b169a0f11012098c994e0.png

截止发稿前,加拿大总确诊数已达到87485例,死亡6762例。













加拿大养老院情况危急  

自加拿大疫情爆发以来,养老院的情况一直令人揪心,是重灾区。4月21日,加拿大疫情在最高峰的时候,首席医疗官谭咏诗曾说,有一半的死者都来自护理院,其中更有90%的死亡是60岁以上的老人。

加拿大总理杜鲁多在昨天每日疫情媒体会上,用四个词语形容了他在听到一条消息后的心情:saddened(悲伤),shocked(震惊),disappointed(失望),angry(愤怒)。


dfcb683260e25e97f9d91b4629789436.jpg

这条消息来自加拿大军方,描述了安省养老院( long-term care homes)极度糟糕的情况。早前,军方被调入安省,协助进行养老院的抗疫工作。

总理杜鲁多说:“在看了这份令人深感不安的报告后,我立马充满了愤怒,悲伤,沮丧的情绪。” “这非常令人不安,正如我从一开始就说过的那样,在疫情期间,我们需要做得更好,在全国范围内为养老院的老人提供支持。”

CBC News在联系了相关人员之后,了解到一些大概的情况:蟑螂,腐烂的食物,在痛苦中挣扎的老人被忽视,护工戴着污染的防护装备在各个房间流动...


4d874ec31efc2c6ecc2c229abb2ad84b.jpg

一位军方消息人士说:“我们将要求安省调查养老院被忽视的情况,并对此采取措施。我们发现这里一团混乱,缺乏员工培训和医疗设备,竟然还有护工对老年人重复使用注射器。”

另一位军方消息人士说:“有军队成员目睹垂死的老人,没有得到足够的照顾,只能被迫宣布其死亡。”该消息人士还说,有军人曾看到屋内蟑螂,老人被困在脏尿布中,或者几周都没有洗澡。

第三位消息人士证实,有军人报告说某些地方的卫生条件差,而也有军人提到这是违反省卫生和医疗标准的行为,他们有义务向军事指挥系统和自己的健康证明机构报告。


fb6b0f3c60082fad4e865ff9530bac85.jpg

加拿大国防部拒绝评论,称安省政府对此事负责。

据悉,军方每天都会就部署情况进行汇报,并转发给联邦公共安全部门。目前,该部门已经与安省政府取得了联系。

在此情况下,福特执行紧急指令,允许省政府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中挣扎的长期护理院,可以执行“强制管理令”,让政府在危机期间接管爆发疫情的长期护理院。但随着军队进驻,军方感染人数不断上升!

派驻的军人感染人数已达36人

最新情况,长期护理院疫情有继续放缓的趋势,爆发疫情的护理院逐步减少至150间,较周一(25日)减少9间,住客感染人数也降至1,855人,但染疫死亡增加至1,538人。院内护理人员感染病例继续向下,截至周二早上有1,335人,染疫死亡6人。

加拿大军队今天表示,派驻安省及魁省长期护理院的军人中,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人数已经上升至36人。


34caba59da501f38763dd72bd65e8175.jpg

在大约5天前,加拿大军队公布,有28名军人确诊感染新冠肺炎。约1,700名军人正在安省及魁省的长期护理院协助抗疫,护理院内军人的大部分工作,主要是提供食物服务、移动及维修设备。

加拿大军队表示,36名受感染军人中,14人驻守安省,22人驻守魁省。当有军人感染新冠肺炎后,加拿大军队原计划每2周公布最新数据,之后改为每天公布最新数字。

省长评养老院报告:震惊作呕

安省省长福特表示,对有36名军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,及军方对5间长期护理院的调查报告感到“心碎及恐惧”;但福特强调,长期护理院的疫情正在稳定中,故希望军方可驻守多30天。


d4fd042e2b1cf62e2f965cf87f9a5f98.jpg

军方就5间长期护理院作出的调查报告,详述了可怕的情况,包括5间长期护理院有不少蟑螂出没,居住环境肮脏,住客任劳任怨,且容许染疫住客到处走动,工作人员在清洁和疫区出入自由,年长住客更被迫进食。

根据军方的报告,5间有军人驻守的长期护理院,包括位于Pickering的Orchard Villa(77人死亡),士嘉堡的Altamont(52人死亡),怡陶碧谷的Eatonville(42人死亡),北约克的Hawthorne(43人死亡),宾顿市的Holland Christian(11人死亡)。


e8165285aecf2758ddc3d7fa9dcf4403.jpg

福特表示,公众是需要知道长期护理院住客的死亡原因,安省的验尸官正在调查,结果将与警方及公众分享。阅读军方的报告后,他整晚难眠,他形容这是他一生中,最令他感到伤心的报告;他表示:报告“令人震惊,令人作呕”。

另外,福特表示,不排除日后省府会接管所有长期护理院,但没有时间表;福特强调,不仅要5间长期护理院的疫情稳定,省内所有长期护理院的情况亦要稳定,且承诺不论付出什么代价,都要解决这问题。


3db17ed9d4de9c036a0c3d0eefbdb0b7.jpg

福特表示,不认为省府在长期护理院的系统上有出现错失,“我可以告诉你,我将会修复此系统,我对此拥有全部权力”。

报告一出,在网络上引发轩然**。

bc69c636849f7026be49799eef6b3584.jpg

福特要求立即成立专业调查小组,还表示如有需要,政府会永久接管一些私营的养老院。“可笑的是并没有说这些养老院是不是私营的,恐怕是的。它们不在乎住户,只在乎钱。员工超负荷、没有接受足够的培训。贪婪吞噬了我们的社会,我们生存的目的不该只是为了赚钱。”


01f858a4ec89d20e74167aa3e12e2c31.jpg

这暴露了自负的加拿大医疗体系中的一些问题(长期护理院是其中的一部分)。整个系统,从荒谬的等待时间到致命的的医疗错误(每年不少于30,000,责任制为零),都需要重新审查。

医疗体系比美国更好?也许。但这是错误的比较,这比许多其它国家情况差很多。

养老院51名老人离世 仅5名死于新冠

在众多养老院死亡中,蒙特利尔一间养老院曾站在舆论中心。据《蒙特利尔公报》4月的报道,加拿大魁北克省的一家养老院Herron,约在三周内有31位老人相继离世。

据尸检结果显示,只有5人是死于新冠病毒,而其他人或死于饥饿!


0b1d35dfba6a794577742fed5915bb79.jpg

当时只剩下2名护工负责130名老人,因担忧
感染新冠肺炎,其他护工纷纷离职,致老人们无人照料。该养老院负责人正因重大过失接受警方调查。

5月CTV新闻曾报道,在接受调查,经历死亡惨重后,Herron养老院的生活有了改善。而现在死亡人数已经达到51人,75%的住客都感染了新冠。


7ebc6651ed24476a287ebc5e0ac16866.jpg

希望每位老人都能在养老院里受到有尊严的对待!



萨省医生警告疫情二次高峰


萨斯喀彻温省的居民因成功压平COVID-19曲线而受到赞誉,因此医生和公共卫生专家提醒公众,下一个新的任务即将来临:避免第二波可能比第一波更糟。

Cory Neudorf博士说:“如果公众的行为发生很大变化,回到了病毒感染前的状态,那么我们要做的就是将第二次大规模浪潮延迟数月,而没有足够的系统来准备应对这种情况。”萨斯喀彻温大学社区健康和流行病学教授。 Neudorf博士是数位医学健康学者和医生中的一员,他警告称,自满情绪可能导致新病例激增。


912a0eb6521e7803d160667bf0dd83a8.png

加拿大医学协会主席桑迪•布赫曼博士(Sandy Buchman)上周对加拿大卫生保健系统没有为第二波做好准备感到担忧。
布赫曼说:“第二波不可避免。有记录的历史中的每一次大流行都显示出第二波浪潮,如果允许它不受阻碍地前进,通常情况会更糟。”

Buchman说,听到萨斯喀彻温省特别扩大了获得测试的标准,这令人鼓舞。从5月25日开始,任何在家外工作的人都可以接受测试。布希曼说:“希望很多人会接受这一报价,因为这是获取我们真正需要开放的信息的好方法。”


a4ad0147e189c4689faee47995d0e047.png

Buchman提出了使用现代技术进行联系人跟踪的概念,但他表示需要解决隐私和机密性问题。“直到我们得到并进行对话并解决为止,重要的是要从现场派出大量的接触追踪者进行手动追踪,以便能够确定疾病所在,疫情发生的地方,将其遏制。我们可以从萨斯喀彻温省吸取教训,萨斯喀彻温省在北部地区重开疫情时爆发了疫情,但有关该病毒如何影响土著人民的更多数据令人担忧。”

萨斯喀彻温省医学协会会长伍伦(Allan Woo)博士说,医生担心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因为有关该病毒的未知数仍然很多。
Woo同意可能还会有第二波浪潮。 “我知道,卫生当局仍在努力获取更多的个人防护设备,以防第二波浪潮比第一波浪潮差。如果我们看看其他流行病,特别是西班牙流感的发生情况,第二波更糟。”


67d3eac825d60b0848e47db28df1a784.png

Woo是3月初在为医生做的冰壶bonspiel活动中感染了COVID-19之后,在该省首次公开宣称自己具有COVID-19。他病了18天。 他说萨斯喀彻温省对COVID-19的反应是“经过测量的和适当的”,但他担心萨斯喀彻温省的居民可能低估了这种病毒的严重性,因为他们没有亲眼看到它的后果。

Woo表示:“我们需要意识到,仅仅因为我们在过去两个月中取得了一些成功,就系统和人口的风险而言,仍然存在着巨大的未来。我们不能放松。”


病毒的威力加上人性的丑恶,
这场疫情暴露出的重重问题,
都不能让人忽略,
希望加拿大可以吸取教训!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萨省生活

GMT-6, 2020-10-31 10:45 , Processed in 0.038118 second(s), 36 queries , Gzip On.

© 2019 Sask Chinese Media Lt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